中国政法大学

2020-12-22
报刊:《中国政法大学校报》

内容搜索

标题导航

  • 法大隐身人:让无言的爱,收到回声

    摘要:  你欣赏过校园里繁花似锦,绿草茵茵,但也许没有见过他;你走过南北大门,甚至日日进出,但也许没有感谢过他;你坐过校车,期待着来时,盼望着归途,但也许没有注意到他;你曾在深夜匆忙敲门,清晨出门占座,但也

  • 涵育高尚师德践行铸魂育人实施人才强校巩固核心力量

    摘要:  2019年5月28日,应松年、徐杰两位教授获得“全国杰出资深法学家”称号。这是中国法学会为弘扬老一代法学家的优良传统,铭记他们为我国社会主义法学理论体系构建和法治中国建设做出的突出贡献而特别设置的

放大 缩小 默认

法大隐身人:让无言的爱,收到回声

   期次:第1049期   作者:●通讯员 钟舜桐 实习通讯员 方舒婷 刘潍






  你欣赏过校园里繁花似锦,绿草茵茵,但也许没有见过他;你走过南北大门,甚至日日进出,但也许没有感谢过他;你坐过校车,期待着来时,盼望着归途,但也许没有注意到他;你曾在深夜匆忙敲门,清晨出门占座,但也许没有考虑过她;你走过一层层楼道、一步步阶梯,但也许没有留心过她。
  他们,那些法大里的隐身人,也许你从未把他们放在心里,但你吹过的每一阵风,偶遇的每一份爱,也许都藏着他们的痕迹。我们去寻找隐身人,在清晨,在黑夜,在黄杨树干后,在楼道的尽头,倾听他们的故事,感受他们的担当,因为———他们无声的告白,应当收到温柔的回响。
  园林工人:茂叶缀明景,真情护绿荫秋风吹过了,黄叶簌簌落下;隐身人走过了,树木欣欣生长。
  三位园林工人正在给松树打油,以减少松大蚜对松树的伤害。每天下午的一点到五点,他们都会在校园里观察花草树木,做好美化工作。由于气温转凉,正是虫害易起的时候,所以最近师傅们的工作主要是负责防治虫害。等天气转冷便清扫草丛里的树叶,不必修剪草坪,而是等着草长高,防寒过冬。除了圃中花草,坪上灌木,他们还需要照料打理大小乔木。再过几天,他们需要给大小黄杨打桩,以抵御寒风侵袭。之后的任务是修剪树木,防止疯长,帮助树枝长到合理的高度。
  由于鲜少有人问及工作近况,因此师傅们说起园林工作,都兴致勃勃,如数家珍。而在往日的平常工作中,当结束一天的任务,他们总会直起身子,用爱惜的目光深深地、深深地凝视一片片草地,一棵棵树木,满意地轻轻叹出一口气,带着笑,静静地收拾着修剪工具。
  再过一个多月,学生们就要放假了,但师傅们仍要坚守到腊月二十八。在此之前,他们需要为花叶草木做好防寒的准备,保证它们能够顺利过冬。而初春乔木开花会影响到校园环境,因此他们又要赶在开春师生返校之前回到这里。
  当被问到是否想家时,师傅笑了笑:“不想啊,在这里就要好好做工作,把校园环境维护好。法大的师生创造了良好的学术环境,我们也得尽职尽责创造出美丽的校园环境。”虽然嘴上说着不想家,但在下班后他们又会脱下手套,拍拍身上的碎叶,跟家里人视频通话、唠唠家常。屏幕里的他们只笑着,不时向那头的家人展示刚刚打好油的松树,还有明天要打桩的黄杨树。
  无论季节如何变迁,无论花草如何开落枯荣,法大师生似乎从未瞧见校园里有过凋敝衰败的景象,四时都各有一派美丽风光。在这里,人与树木一样朝气蓬勃,与花草一样生机勃勃。秋风呼呼地吹过了,像是在说,凛冬将至;隐身人悄悄地走过了,无声地告诉人们,春天也会来的。
  北门保安:细心添安定,严谨慎放行在国际交流中心的南侧,有一个小小的保安亭,两位保安大叔总是默默地在值班室里注视着人来人往,关注着大型车辆的进出。
  值夜班的保安大叔主要负责晚上的安保工作,限制大型车的出入。晚上时常会有医疗车前来运送物资,他便仔细核实情况,完毕后才能放行。由于疫情尚未解除,又值换季,偶有学生发热的情况,便需要转诊至县医院检查,之后再送回到国际交流中心隔离。每每此时,他们都会隔着玻璃窗了解清楚情况,确认学生个人信息后再予以进入。也许有人对此并不理解,认为他们不过是形式主义的小题大做。但对他们而言,把好校门的这一道关,正需要这样的细心与谨慎。
  而值日班的大叔则更多地与师生们打交道。在疫情期间,他在工作时会随身多带几个口罩,供忘带口罩的师生们使用。同时,为做好疫情防护,他还将临时寄存物品的地方从保安室内转移至亭外的椅子。虽然这样的保管成本更高,他也需要不时到寒冷的室外去清点寄存物品,但只要能够保证寄存物品的安全,他们便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班车司机:长日徐徐行往返,四时漫漫未言难熹微晨光刚探出云层,蓝白色的校车开始从黎明破晓驶向白天,然后缓缓停在宪法大道西侧。安全抵达的师生们不疾不徐地下车,开启新的一天。隐身人们目送着远去的背影,又将准备下一趟的发车。
  从早上六点四十五分,一直到晚上九点五十分,校车司机们都在昌平校区和学院路之间来回接送师生。接送工作采取轮班制,当其他司机去修车时,有空的司机也会去帮忙接替。
  接送师生一职听着简单,实际上却十分辛劳。为保准点,天未亮,人人酣睡时,他们便早早上车等候;而当夜色降临,最后一批乘客安全抵达后,他们才正式下班,此时往往已是深夜。夏季闷热,日晒炎炎,全神贯注的司机难免大汗淋漓,尤其是久坐之后,后背更是湿成一片;冬日冰冷,寒风凛凛,窗外刺骨的风将脸吹得生疼,天长日久便变得皲裂。夏冬天气恶劣,他们仍坚守岗位,甚至加倍专注,以防发生事故。
  “工作辛苦倒也没关系,就是陪伴家人的时间比较少。”提到家人,笑呵呵的司机不禁流露出些许黯然的神色。他平时常住在学院路一带,但是家人们都在昌平,因此晚上常常不能回家陪伴左右,只能在白天见缝插针似的抽空去看一眼。
  “但是吧,既然从事了这个职业就要尽职尽责地做好,保障师生们的交通安全。”谈及工作,他又重新神采奕奕了起来:“前几年开学季我到机场接过新生们,那个时候就觉得自己是在接送祖国的希望,还挺有自豪感的。”
  寒来暑往,他们搭载着新生与故人;月升日落,他们守护着来路与归途。在那最前方的位置上,他们保证风雨不改,准时准点;保证平稳安全,一路顺风。
  傍晚的下课铃声响起了,归鸟在暮色中归巢,隐身人们在晚风中静静地等待着师生的到来。校车从黄昏日落驶向黑夜,等到灯火落下,守护无数归途的他们也正踏上归途。
  南门保安队长:兢兢业业不离岗,勤勤恳恳护校航保安队长是校园里所有保安的领队,据他回忆,从年初到现在休息的时间屈指可数。每天从早晨七点到下午三点,下午三点到晚上十一点及十一点再到第二天早上七点,三波安保人员轮流值班,保证全天在岗状态,中控室也是二十四小时无缝衔接式值班。
  保安队负责校内的一切安保工作,当校内发生流浪狗伤人事件,他们便仔细调查,发现是狗妈妈在保护孩子后及时联系了公安局的专业人员来处理;当烟头引起垃圾桶冒烟时,出现着火迹象时,他们也进行会紧急处理。如果发生严重火情,保安队内配有专门的义务消防队组织人员疏散和现场保护;当学生物品丢失,他们按规调查监控,尽力追回失物。
  日常的安保工作繁琐而不容轻视,而疫情期间的安保工作,则更为重要。
  从年初疫情爆发开始,因为需要对校外人员进校进行名单核实,对疫情高发地来的人进行核酸检测,所以南门北门的人手紧缺,他们只能立刻停休返校。对他们而言,做好校内的防控工作,隔绝校外的不安全因素,既是为了师生们的安全,也是在保护自己。“停休”二字说来轻描淡写,细想却有一丝酸涩。在合家团聚的新春,人人都陪伴于家人左右,他们却要离开至亲家人,到冷清的校园来站岗,个中滋味谁人来解。寒假的校园里鲜有人迹,他们却仍在坚守。而即便是平日里人潮来来往往,却也很少人注意到默默守护着校园平安的隐身人们。他们是校园里最令人安心的一道防线,是疫情期间逆流而回的战士,是昼夜不息,时刻谨慎的一抹不灭星光。
  梅一宿管:春风化雨细润物,晨夜留光候归途晚归的孩子面前,总有一扇等待着打开的门;打开的大门后面,总有一个忧心着等待的隐身人。
  刘阿姨是法大梅一宿舍楼的一位宿管,她在职两年多,和许多学生已十分熟悉。同学们平日里遇到什么困难,有什么需求,总要去找她帮忙。
  因为要随时注意到学生的敲门声,及时处理夜间的各种突发情况,刘阿姨的睡眠一直很浅。常有晚归的同学被宿舍门禁拒之于外,她总要起身开门,并仔细地进行逐一登记。如是再三,睡眠极浅的她便难以再次入睡。但她并不苛责晚归同学,怪罪他们打扰了自己的睡眠,只是慈爱地担忧:“天晚了不安全,下次还是早点回来吧!”
  除此之外,刘阿姨还常常为丢三落四的同学们操心。同学们丢失了钥匙与一卡通,便到她那里进行登记。时间长了,哪一个同学最容易丢钥匙,哪一个同学总能找回一卡通,她都记得一清二楚。住在这栋宿舍楼的同学都好似她的孩子一样,被她的宽容、关怀与慈爱温暖着。
  每一位离家的孩子,都在异乡默默掉过眼泪。但有了刘阿姨,他们又感受了那股像家一样的温暖。
  保洁阿姨:十年一日兼风雨,朝夕犹敬守勤人你也许没见过凌晨五点钟的朝阳与寒风,但她见过;你也许没见过她的脸,但你一定走过她走的路。
  冯阿姨是梅二宿舍楼多年的保洁员工。十余年酷暑寒冬,晨露晚霞,她骑一辆自行车来去,十年如一日地为同学们打扫卫生间、楼道和洗漱间。每当厕所的垃圾桶装满,每当外卖的汤汁不小心撒到了地上,她总是默默地,从那个黑漆漆的小屋中走出,拎起清洁工具,将狼藉变成整洁。
  冯阿姨性格爽朗,也十分健谈。而每每谈及工作,她总是有烦恼也有欣慰:她在工作时遇见过很多不顺心的事情,却也感受过许多来自同学们的温暖。
  让她最无奈的莫过于宿舍楼里乱扔的垃圾,每次清扫厕所时都会发现许多生活垃圾被倾倒在厕所,其中带有汤水的厨余垃圾则更是棘手。她知道学生着急上课,扔外卖时汤汁难免不慎弄洒,便也不责备,只默默地拿起拖把,将刚刚清洁干净的地面再重新打扫一次。
  十余年工作带给冯阿姨的不止辛苦,她也曾收到过同学们的问候和帮助,这让她本无趣味的工作多了许多温暖。有些同学每回看见她,都打招呼问好,询问是否需要帮忙。她十分感动,却常常婉拒:“因为你们都是学生,自己孩子都舍不得用,用你们干啥呢。有一回厨余垃圾袋子里全是汤,真不好拿,幸好有好孩子帮我提下去了,我瞅着又感动又心疼。”十余年光阴过,梅二的学生不知换过多少,但冯阿姨的每一次清扫,每一句细心的叮嘱,早已刻在每一位同学的心里,而那些善意的问候,便是岁月赠予她的最好的勋章。
  作为昌平本地人,冯阿姨这些年与法大朝夕相处,产生了浓厚的感情。梅二宿舍这些年一天天的变化,她也都看在眼里。“现在宿舍变化特别大,条件好多了。我刚来的时候全楼只有一层有三个洗衣机和一个甩干机,现在每一层都有。以前没有空调没有热水器,也不能用吹风机,现在方便多啦!”说到这儿,阿姨终于露出了采访开始以来的第一个笑容,她指了指洗漱间的饮水机,眼里是真情实意的高兴与欣喜,那不是一个员工对于工作环境改善的欣喜,却更像是个只盼着儿女过得舒适的母亲,在孩子们生活条件改善后由衷的欣慰与幸福。
  军都的小鸟冬夜里也会回家,法大的学子也有个细心叮嘱的异姓妈妈。
  你望向花团锦簇,碧叶葳蕤,招了招手,那个修剪草木的身影抬起头来,回之以挥手;你走过南北大门,进出之间,朝保安亭笑着点了点头,亭内那张严肃认真的脸浅浅地绽开一丝微笑;你坐上校车,落稳座位之前道了声早,驾驶席上的那个背影回过头来,答了声好;你踏着门禁的点回到宿舍,清晨安静地出门占座,步子从急重变得轻缓,不再惊扰屋内的安睡;你拎上自己的垃圾,向楼梯间低头清扫的墨绿工作服打了个招呼,她不住地应着,叮嘱小心安全。
  你渐渐在清晨,在黑夜,在黄杨树干后,在楼道的尽头,发现了这些可爱的人,而后蓦然意识到,他们默默的奉献与负责,并不应当成为被忽视的原因。
  你吹过的每一阵风里,都有他们无声的告白;他们收获的每一份善意里,都藏着你温柔的回响。那些温暖人心的期盼,终于成真,那些真诚可爱的人,不再隐身。(摄影 尹建峰)
0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国政法大学 版权所有 

北京华文科教科技有限公司仅提供技术支持,图文与本公司无关

京ICP备12019430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