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法大学

2021-01-05
报刊:《中国政法大学校报》

内容搜索

标题导航

  • 匆匆那年又见法大

    摘要:  有一种记挂太过于敬畏,以至于不想随意向他人提及,但那种刻骨的牵扯,会言不由衷地闯入你内心最柔软最敏感的神经,并魂牵梦萦地出现在脑海,这就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的母校。时光飞逝,转眼迎来2021年,我

  • 问尔何所有心乃自适闲

    摘要:  偶尔细雨连绵的南方,迥异于军都山下寒风瑟瑟的法大。倏忽之间,时移世易,径自已有十年光景,真个所谓:忆得旧时携手处,流光容易把人抛,当年心事未曾消。  万事万物发展的过程和它产生的结果,有时候也确实

  • 小萌新在法大

    摘要:  编者按:军都星辰明,少年正扬帆。仲冬悄然来临,宪法大道上的皑皑白雪偷走了太阳的颜色,已经来到法大半年多的小萌新们渐渐熟悉了学校环境,他们对大学生活有什么样的深刻感受,在2020年收获了哪些成长,又

放大 缩小 默认

问尔何所有 心乃自适闲

   期次:第1051-1052期   作者:●2010级校友 盛熠




  偶尔细雨连绵的南方,迥异于军都山下寒风瑟瑟的法大。倏忽之间,时移世易,径自已有十年光景,真个所谓:忆得旧时携手处,流光容易把人抛,当年心事未曾消。
  万事万物发展的过程和它产生的结果,有时候也确实难究其理,不易明晰。在法大度过的四年,说起来也很有些因缘际会。在高考填报志愿之前,我都没有听说过“中国政法大学”或者“CUPL”,但我仍然幸运地来到了名扬天下的法大,并且度过了对我人生而言最为重要的四年。回忆起过程来,也许刻骨铭心或者云淡风轻,在此只能一笔带过。“四年四度军都春,一生一世法大人”犹在耳畔;“厚德明法,格物致公”更是没有一日相忘。法大于我,已然成为了一生的印记。
  作为一个地道的南方人,刚入法大时对周遭的一切又是如此的陌生,所以在北京度过第一个秋冬季节时,就似乎理解了“去国怀乡,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的真正含义;郁达夫写《故都的秋》:“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也深以为然。“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年少不更事的孩子总是盼望着一夜之间长大,希望能够尽快熟悉和适应这个环境。我是幸运的,在短短的四年光景里,认识了那么多朝夕相处的同学和耳提面命的良师,熟悉了曾于京郊某堆篝火旁唱起《凤凰花开的路口》的那些人,“大时代”的故事虽然未尝有幸参与,“小确幸”却始终伴随着我走过了府学路27号的四年。
  南风知我意,或许吹梦到了军都山下。满目山河,凭空念远,亦是无觅的十八岁的少女心事;春暖秋寥,何曾言足,抚慰着心灵的许多载锦绣年华。我熟悉了环境,适应了物候,欣遇诸多师友,成就了学业和品格。往事历历,不一而足,其中最忆的还是属于“中国政法大学记者团”的四年。
  记者团给予我的锻炼,是一笔享用不尽的财富。忝为团长,从日常工作到活动举办,从熬夜写稿到组版编辑,都曾经参与甚至组织过。“吾爱吾师”“沧溟浔流书墨珺深”“我有一组什么样的中国梦”……“小确幸”里满满都是它们的回忆,有人有事,有苦有甜,有眼泪,有欢笑。有一群人贴海报、挂横幅、展台吆喝、礼仪培训、接送嘉宾。有一个人写策划、定场地、画海报、做视频、活动拍照、现场协调。《中国政法大学校报》《鶵鸣》《出神》《家人》……冒雪奔波采访、酷暑通宵赶稿的苦乐岁月至今仍觉是一畅平生的书生意气。
  从中国到英伦,从学士到硕士,辗转求学,读着初选法大的新闻专业,CCTV、JSTV、CZN等等各类媒体寸身行遍,俨然成为了一名新闻人。世路总存坎坷,此心到处悠然,新闻人的心志从未改弦易辙。我工作的研究所适逢甲子大庆,作为企业文化干事,近期翻阅资料,整合文牍,常常见到已经少人知晓的林林总总,总会想象当年的岁月激情。江山犹留胜迹,我辈还复登临,想起几番变化,虽已物是人非难言难叙,但人事代谢何须三十年一条大河分出个东西南北。有道是:当年称意须为乐,人间有味是清欢。
  我从法大毕业已有六年,时常想念起那方天地的四季变幻:春天的杨絮,夏夜的蝉鸣,秋日的朗照,冬季的清丽……何处是我精神的慰藉?惟有少年心、法大魂。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国政法大学 版权所有 

北京华文科教科技有限公司仅提供技术支持,图文与本公司无关

京ICP备12019430号-7